中欧班列双向积压,出口货物停装!运费飙升5倍!

一位中欧班列平台公司人士表示,今年以来,中欧班列发运量不断提升,但口岸作业能力有限,加上边境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导致大量货物在口岸积压,“从今年下半年开始,部分口岸出现较为严重的拥堵情况,随着年底货运需求的增多,近期拥堵情况愈发严重”。

在“极端”需求和设备匮乏的背景下,中欧铁路货运价格跃升了五倍。此外,中国与哈萨克斯坦(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边界的集装箱积压促使一些西行服务暂时暂停。

中欧班列双向积压,出口货物停装!运费飙升5倍!

法国物流龙头企业乔达国际集团(GEODIS)告诉客户:“西行的空间非常紧张,根据场地和设备的可用性,根据公司的预订情况接受发货。“由于西行服务对空间的需求非常大,我们要求对所有可能的预订进行逐一检查。”

在空运和海运受限的情况下,铁路运量正接近满载,而中国-哈萨克斯坦边境的延误加剧了交通拥堵。Norman Global Logistics华中及华北业务发展经理Rob Foster认为,主要问题是交通拥堵,而非服务暂停。他表示“边境积压了大量货物,铁路运输公司无法应付货车的运量。”。“12月第一周,每40英尺高柜西行价格从6000美元到10000美元不等,是去年同期的四五倍。航运公司甚至不会保证以这样的价格提供舱位。”设备“严重短缺”也是一个关键问题,尤其是在中国以外的地方。

“航运公司通过操纵海洋货运市场,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这个问题,影响了所有服务。几个月来,航空公司一直在运营小型船只,再加上停航,慢慢形成压力。铁路运输公司有一些集装箱,但仍有很多集装箱是租赁的。”

他指出,近年来班列服务出现了“爆炸式增长”,从每周几趟增加到每月几百趟,给铁路网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事实上,以阿拉山口为例,最新数据显示,今年铁路发送量增长了42%,达到4500次,而整个中欧铁路网的发送量已超过1万次。

针对目前的口岸严重积压,国铁集团本月连发调度令:

国铁集团就中欧班列近期的拥堵情况回应称,近期口岸交接能力确实有所下降,部分通道班列移动缓慢,国铁集团称这是由于西方圣诞节临近,中欧班列需求旺盛,且口岸站疫情防控措施加强,境外天气恶劣等因素导致。铁路部门已经采取措施,进行源头调控疏解,采取阶段性运力调控措施;同时在霍尔果斯、二连浩特等口岸实施扩能改造,提升交接能力;加强国际协调合作。国铁集团表示,以上措施已经有效疏解了口岸拥堵。国铁集团要求中欧班列在此期间不停运、不限装。

上述中欧班列平台公司人士表示,一列从中国开往欧洲的班列,中途需要经过两次换装,首次是在中国经独联体国家或蒙古国出境时,从中国的标准轨距(1435厘米)车板,换成宽轨(1520厘米)车板,第二次换装是从俄罗斯西向出境去往欧洲,再从宽轨车板换回标准轨距车板,班列的顺畅开行需要沿途各国的紧密配合。

“因为去程的车板堵在口岸,回程没有车板来接集装箱,所以拥堵一旦出现,就是双向的。”上述人士表示。

中欧班列双向积压,出口货物停装!运费飙升5倍!

中亚一位从事中欧班列业务的货代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中亚一些国家铁路基础设施和装卸设备数量有限,调度水平较低,是造成拥堵的重要原因之一。例如,哈萨克斯坦的宽轨车板数量远远低于中国口岸,在车板调度到欧洲之后,哈萨克斯坦自己的口岸就面临车板不足的问题。

对于中欧班列需求不断增加的原因,一位国际物流公司人士表示,疫情冲击之下,空运价格暴涨,船运公司减少远洋货轮班次和停靠港数量,便捷性和实效性大打折扣,所以中欧班列铁路货运成为越来越多客户的选择。“空运运力有限,且运费高。海运涉及船员检疫、货物装卸等环节,人员接触频繁,在疫情期间受到较大影响。许多原本走空运和海运的货物转移到了铁路运输,导致从今年2月开始,中欧班列运量不断增长。”

国铁集团公布的数据也显示,截至目前,2020年中欧班列开行已达10180列,已超过去年全年开行量,运送货物92.7万标箱,同比增长54%。去年11月,中欧班列继续保持高位运行,开行1238列,运送11.5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64%、73%,综合重箱率达98.8%。
来源:海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