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8年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启动“301条款”,准备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增加征收关税,涉及的商品多达600亿美元。
一、合作博弈是中美贸易的主旋律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反复强调一件大家早已熟知的事情,就是美国的巨额贸易赤字,特别是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占到美国赤字的一半左右(2017年美国贸易赤字为8000亿美元,按照美国的口径对中国赤字为3750亿美元,按照中国口径为2760亿美元)。特朗普的公开诉求,是中国减少贸易顺差。
哈佛大学前校长,也是美国前任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的话讲,中美的合作,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命运。
“301条款”是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俗称,一般而言,”301条款”是美国贸易法中有关对外国立法或行政上违反协定、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采取单边行动的立法授权条款。
二、贸易摩擦背后的美国国内政治态势(2020年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日)
美国国内各派现在都在用中国话题展开竞争,包括两党之间在竞争,政府和国会这两大体系在竞争。竞争什么?对中国示强。所以说中美贸易摩擦不是短期就能解决的问题,因为政治有自己的周期,中国要做好长期应对的准备。作为应对的一部分,我们应该着力研究美方处理对外(任何国家)经贸纠纷的习惯做法。美方的一些做法,对我们而言挺突然,但是,就它本国的惯例而言,一部分仅仅是“例行公事”。我们要努力提高对美方做法的预见水平,谋好先手方案。
三、贸易摩擦是未来中美合作博弈的常态
第一点,美国在历史上发动了无数次所谓的“贸易战”,“贸易战”可以说是一种常态。根据统计,美国从1974年以来,仅仅依据“301条款”,就发动了上百次针对贸易伙伴的调查,平均每年超过两次。而且,绝大多数贸易调查,并不是针对俄罗斯或者中国这样的国家,而是欧盟、日本、加拿大、韩国这些经济盟友。比如说,对欧盟的调查达到27次,对日本的调查达到16次,而对中国的调查一共6次。从这个角度看,贸易摩擦就是贸易摩擦,并没有太多的意识形态的考虑。
二,随着中国的产业升级,贸易摩擦将不可避免。以前,我国主要生产中低端产品,像纺织品、服装、玩具、塑料制品等等,美国不太生产这些产品,乐于从中国进口,物美价廉。现在,我国产业不断升级,慢慢对美国的企业形成了竞争关系,这时候摩擦必然会越来越多。比如,中国的大飞机C919还没有拿到适航证,但是已经拿到了800多架订单,已经对美国的波音公司形成了威胁。美国曾经和欧盟、日本以及加拿大之间爆发的贸易摩擦,大概率会发生在中美之间。
2019年9月5日上午,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双方同意10月初在华盛顿举行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此前双方将保持密切沟通。
外交策略的变化
征税起止时间和额度(举个栗子)
第十一轮谈判失败后(双方对“公平”的认知不同) :2019年5月10日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从10%上调至25%。
注意:北京时间5月10日中午12点之前离港的中国货物将适用原先的10%关税税率,不会被征收新的关税。
中方反制:自2019年6月1日0时起,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600亿美
贸易战应对措施
2018年7月6日开战当天“飞马峰号”希望中午12点01之前到达大连。
中国大豆每年从美进口(3200多万吨),占进口大豆的三分之一。
随着全球大豆供应格局的变化,南美洲的大豆生产大国阿根廷也在采用变通的方法。阿根廷正在国内市场购买美国大豆,并将自己的大豆出口到其他国家,因为阿根廷进口美国大豆“有钱赚”。
加大从俄进口大豆。但俄一年大豆的产量只有300多万吨,而中国缺口3000多万吨,只靠从俄购买还是不够,必需要有人去投资种植。
2019年6月6日中国工信部正式发放了5G商用牌照。外界猜测,中方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发放5G牌照可能跟中美贸易战有关系,发放牌照也许会对华为和中兴的业务有帮助。俄罗斯同时宣布100%使用华为设备。
工信部明确表示,5G牌照发放后,中方将继续扩大开放,继续为维护受到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冲击的多边贸易体制和国际自由贸易作出自己的努力与贡献。华为、英特尔、高通表示祝贺并努力推进5G发展。
舆论战和心理战
美方频繁释放信息,不断向中方施压,试图迫使中国不堪压力,最后作出重大让步。
在自传《交易的艺术》一书中,特朗普就曾谈到做生意的四个阶段:
一是提出惊人的目标;二是大肆宣传;三是决策反复摇摆;四是获得直观的结果。他这样写道:“一个远高于预期的条件让对手无从下手——反复无常的变化给对手施加压力——给出次优条件让对手急于接受了事——达到最初想要的结果。”
从目前来看,特朗普显然把中美经贸博弈,当成了一笔“大生意”。
目前的态势,真有点像赌徒赌博一样,一方自以为本钱很多,有时也不管牌好牌坏,一股脑儿将本钱都推到桌前,迫使对方心中发毛,最后妥协。
特朗普深谙其中的战术,所以在关键节点,不断发动新的攻势。
一边打,一边谈。谈判就是在互相试探,互相认识之中找到彼此利益平衡点的过程。
2019年6月29日G20大阪峰会,中美元首同意重启两国经贸磋商。
约战:刘欣 VS. 翠西
翠西:她是中国一档黄金时段英语电视节目的主持人,该节目由中国共产党监督。
翠西:那让我来提问一个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知识产权问题。这些都是证据,显示中国窃取了美国大量的知识产权,价值数千亿美元。数额巨大。但我们应该真正关心的不是上亿还是说几毛钱,而是:如果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企业面临着它们的知识产权、创意、辛勤劳动的成果被窃取的风险,它们还如何在中国做生意?
翠西:我们现在来谈谈华为的问题,这是一个热点话题。中国从2017年开始授权科技企业与军方和政府合作(译注:翠西此处应该是指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1月22日),这就意味着不仅只是一个公司行为,而是政府行为了,这两者之间是有稍许区别的。但据我所知,华为不能进入美国市场,中国觉得不太高兴,这我也可以理解。但我换种方式来问吧,这么问或许更有趣,比如“华为,来我们美国市场吧。但我们先约法三章:你必须跟我们分享你们所取得的那些巨大的科技成就”,这种方式,你觉得可以吗?
翠西: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你觉得什么时候中国会停止称自己为发展中国家,会不再向世界银行借钱?
翠西:那我们来谈谈关税的问题,2016年加征在美国产品上的平均关税,是9.9%,比美国加征在中国身上的高三倍。你觉得这个关税该怎么解决?
翠西:你怎么定义国家资本主义?你们的经济体系,是挺有意思的,你们有一个资本主义的体系,但是受国家控制的。跟我们聊一聊这方面,你是如何定义的?
美对转道柬埔寨向美出口中国商品的公司进行罚款
美国驻金边大使馆一位官员2019年6月19日表示,美国对通过一个在柬埔寨的中国拥有的经济特区向美国转道出口中国商品的几家公司实施了罚款。这几家公司的做法是为了规避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加征的惩罚性关税。
路透社报道,美使馆发言人阿伦德·茨瓦特耶斯在一份电邮声明中证实,美国国土安全部检查并对一些公司将商品转道柬埔寨躲避美国关税进行罚款。不过,他没有点明名称或有多少家公司,罚款数额以及涉及什么货物。这些公司位于西港经济特区。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位于首都金边以西210公里,是通过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成立的合资项目。专门生产纺织品、成衣、手袋以及皮制品等。
根据美国与柬埔寨达成的贸易协议,2016年扩大了的普遍优惠制允许柬埔寨向美国免关税出口旅行产品,例如各种手袋、行李箱及附件等等。
世界银行今年4月表示,年产70亿美元的制衣业是柬埔寨最大的雇主。柬埔寨经济去年增长7.5%,受益于对美国出口的增加。
越南海关这个月早些时候表示,也发现许多出口商非法将中国商品贴上“越南制造”标签的案件,以躲避美中贸易战所加征的关税。
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第三批) 加征关税政策解读(2019.8.23)
第一批:2019年9月1日12时01分起实施附件1
第二批:2019年12月15日12时01分起实施附件2
关税加征方式
《4号公告》附件的加征关税商品范围,与目前已经实施加征关税的商品存在部分重合。对于此类商品,其加征关税是在已加征关税基础上进一步加征,即叠加加征。
某企业计划9月份进口原产于美国的冷冻草莓(税则号列0811.1000),应按照什么加征税率计征?
答:该商品同时属于税委会<2018>13号文件加征15%关税、税委会2018年第8号公告加征10%关税(后于2019年6月提高至20%)和《4号公告》加征10%关税的商品范围。因此,2019年9月1日12时01分起其加征关税税率应为15%+20%+10%=45%。
相关进口税收的计征
加征关税税额=关税完税价格×加征关税税率
关税=按现行适用税率计算的应纳关税税额+加征关税税额
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按相关法律法规等规定计征。
总结:
不尝到一点苦头,可能就没有谈判的诚意。对中国来说,现在只能勇敢地迈过这道坎,别无选择。
(1)贸易战两败俱伤,中国和美国都不是赢家。
(2)危机危机,确实是危中有机。
过去四十年,最严重的危机时期,毫无疑问是90年代初,西方严厉制裁封锁,经济也一度陷入困境,但新一轮改革开放,正是从那时开始,并使中国经济实现了凤凰涅槃。最终,美国都害怕了中国制造,要寻找各种借口限制。
改革也是一种革命,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没有缓不过气来的压力,就没有壮士断腕的动力,正是特朗普的这种非常之举,反而正迫使中国以更大的胆略和气魄推进改革开放。若干年后,我们或许还真得要感谢特朗普!
(3)我们要把美国当成一个更普通的国家来交往,不要受误导陷入和美国关于主义、文明等话题的无谓争论,而应当专注把我们自己的事做好,做扎实。
(4)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让改革开放给人民群众带来更多扎扎实实的获得感。(美方批评尤其是为国营企业,提供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以上内容来源刘希洪老师多年经验总结!外贸培训专家:刘希洪老师,国际贸易运作高级研修班长期专职培训师,西安世商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高级讲师。国际著名企业实战派外贸专家教授、杰出外贸企业家、进出口贸易、国际运输、海关事务及物流方面的资深专家,Ocean-star Logistics总经理,香港理工大学国际航运及物流管理理学硕士,天津大学管理学院客座讲师,注册管理咨询师,英国国际专业管理公会(IPMA)授证资深培训师,联合国贸发组织、ITC、国际采购及供应链管理资格认证特聘讲师。曾任职中外运、机械进出口总公司、摩托罗拉、中石油、中石化、天津港、天狮等多家中外企业高管,几十年来从事外贸、报关、物流的工作,使刘老师业务精通、经验丰富。擅长国际贸易、谈判、海关事务、国际运输、物流实务。目前担任商务部培训中心、劳动部培训中心、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高级培训师。长期的培训与咨询工作,为刘老师积累了各种行业的进出口实务操作经验。请刘希洪老师讲课可以直接联系我们,刘希洪老师的课保证120%的培训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