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所有文章-信息资讯-正文

谁想重洗全球贸易牌

奥巴马政府手上有两张牌,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已经打出,另一张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已箭在弦上。相对于第一任期,奥巴马在国际贸易方面不再保守,想在重掌国际贸易主导权上留下一笔不菲的政治遗产。美国推出跨两大洋贸易谈判的战略意图是什么?会不会架空现有的多边合作机制?新兴国家如何应对?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美国的两张“如意”牌
  2013年4月12日,日美两国政府发表进入TPP谈判前期协商的共识协议,这意味着,日本进入了加速谈判的快车道。如无异议,今年9月,TPP有可能最后收官。
  与此同时,在构想提出20年后,美国和欧盟终于回到谈判桌前,共议如何建立TTIP。如欧盟各国无异议,今年6月将启动正式谈判。
  美国为什么急于推出跨两大洋贸易谈判?
  从经济层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增加就业,提振经济。英国专家乐观估计,TTIP谈成后,将刺激美欧GDP增加0.5%。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宣布,TTIP将“有利于增加美国数百万个优质就业岗位。”而相对于市场前景更为广阔的亚太市场,TPP对经济的提振更为有利。
  原因还不仅于此。
  “李侃如告诉我,美国推出TPP和TTIP其实就是WTO PLUS,对现有的WTO规则不满意,想在服务业、环境、知识产权等方面制订有利于西方国家的标准,重塑国际贸易规则。”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分析。“因为在商品贸易方面,新兴经济体国家已经做得足够好,西方国家相对受益率下降。”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部副研究员魏民认同这种观点。“中国的崛起和东亚经济力量的增强,打破了原有的全球经贸格局。通过TPP和TTIP谈判,重塑新的贸易规则,重掌国际贸易领导权,西方既能分享亚洲的经济繁荣,又能抑制中国日益上升的影响力。”
  或改全球贸易版图
  事实上,已经有人对美国的两项举动有所担忧。欧美TTIP谈判如能成行,将组成世界最大自贸区,将对多边贸易体系产生影响。
  分析者称,WTO和APEC有可能被架空,“10+X”为主的亚洲区域合作进程将被打乱。
  对此,魏民认为,“TPP和TTIP的谈判,是在WTO没有进展的情况下开始的一种尝试。这对多边机制是有一定的影响。APEC也会受到一定冲击,中日韩自贸协定以及‘10+X’战略也会受一定的影响。”
  过去20年,APEC一直是亚太最大的区域经合组织。如果TPP成行,APEC将分为TPP成员和非TPP成员,而且TPP的最终目标是建立覆盖APEC所有成员的亚太自由贸易区协定,这个目标一旦达成,APEC机制存在的必要性将受到质疑。
  “完全架空不太可能。”金灿荣认为,“如果西方在环境、劳工标准等方面达成共识,只是更有利于西方,还不至于彻底架空。因为这还存在着新兴经济体接不接受的问题。制订的规则,别人不跟你玩,也起不到作用。”
  “况且,TPP能不能实现还是个问题。”金灿荣质疑,“在美国国会内部,对TPP的看法都有分歧。战略设想很好,前景并不明朗。”
  新兴国家如何应对
  无论TPP,还是TTIP,排除的都是中国等新兴经济体。
  “现在有一种战略叫‘ABC’,就是‘Anyone but China’,这对中国是明显排斥。”魏民说。
  《华尔街日报》认为,TTIP将巩固美欧领导的全球贸易体系,避免领导权被其他国家夺走。其咄咄逼人之势溢于言表。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如何应对?
  魏民给出的策略是,一是要坚持多边合作立场。在国际场合,与其他新兴经济体一起,坚持这一立场。另一方面,就是加快实施既定的自贸区战略和自身的经济结构转型与调整。三是塑造亚洲区域合作的框架,最近中国与俄罗斯经贸关系发展迅速,可进一步整合东北亚,对接东南亚。
  “现在个别国家是‘多边下注’,从政治上密切与美国的盟友关系,经济上从中国获利。做好自己的事,维持一个繁荣的市场对中国来说很重要。美欧的经济相对来说增长乏力,而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对其他国家有很强的吸引力。”魏民强调。
  专业国际贸易培训的西安世商管理培训师-金灿荣教授则认为,对此事要予以足够重视,但也没必要惊慌。因为TPP和TTIP在欧美国内也需要协调才能成行。退一步讲,如果两者成行,也不是坏事。欧美贸易标准的提高也促使中国和新兴经济体国家进一步进行改革,“像以前中国加入WTO一样,‘借水冲沙’。”
  另一方面,加强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协调非常有必要。“再有,可以通过‘二轨制’的形式来与欧美沟通。如果政府进不去,可以从学者层面探一探路。”金灿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