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船企面临“四月危机”

在韩国法院正式宣布韩进海运破产之际,全球最大造船集团——韩国大宇造船目前财务状况也岌岌可危。因为没有足够资金偿还4月份将到期的债务,大宇造船正在面临“四月危机”。
  据悉,今年大宇造船需要偿还9400亿韩元(约8.24亿美元)的企业债券,其中包括4月21日到期的4400亿韩元、7月23日到期的3000亿韩元和11月29日到期的2000亿韩元。根据大宇造船去年11月第3季财报,大宇造船现金约为7390亿韩元,目前持有的现金或可以变现的资产恐怕远远不够来还债。更糟糕的是大宇造船近来陷入订单荒、钻井船交付期再遭推迟,大客户又拖欠付款的窘境,双重因素导致如期还款加倍困难。
  2月15日,大宇造船首席执行官郑成立(Jung Sung-leep)表示,正在考虑一系列措施处理四月集中到期的庞大债务。郑成立表示,公司要在未来几个月内全力争取新订单,估计本月稍晚就有明显成果。郑成立称,公司正在跟几家客户洽谈,希望能尽快敲定造船新合同。
  据悉,大宇造船首先需要偿还的是4月到期的4400亿韩元企业债券。为此,大宇造船正在努力完成与安哥拉石油公司(Sonangol)的谈判,希望尽快交付其中一艘钻井船,然而,目前相关谈判并未出现任何进展。Sonangol订造的2艘钻井船最后交付日期为去年11月,然而,由于Sonangol自身的财务问题,新船至今未能交付。
  2013年,Sonangol在大宇造船下单订造2艘钻井船,合同价值约为12.4亿美元,采用尾重式付款条件。在订单签署之后,大宇造船收到了相当于合同金额20%的预付款,共计2.5亿美元,剩余9.9亿美元将全部在新船交付之后支付。
  据了解,大宇造船2016上半年亏损就达到 1.19 万亿韩元,负债比率达到7000%,如此庞大的财务压力也让大宇造船难以承受。从今年 1 月开始,大宇造船要求从事行政的办公室职员轮流休无薪假,但显然这种招数还是无法改变公司的状况。
  2016年底以来,韩国现代重工、三星重工陆续接获新订单,而大宇造船2017年迄今只与Excelerate Energy签订了一艘FSRU初步意向书,总金额约为2亿至3亿美元。不过,双方要等到4月才会签定正式合同。再加上原本预计2016年中交付Sonangol的两艘钻井船,因为 Sonangol无力支付约9亿美元尾款,交付时间一再延后,而这9亿美元货款就是大宇造船能不能顺利偿还债务的关键。郑成立称,与Sonangol的协商仍在进行,预计将在今年上半年达成协议。
  本月早些时候,大宇造船主要债权人韩国产业银行(KDB)已经否认将为大宇造船注入任何额外资金。这意味着大宇造船需要依靠自身能力来偿还或重新融资到期债务。到目前为止,韩国产业银行和韩国进出口银行已经为大宇造船注资3.5万亿韩元。
  另外,大宇造船预计将在下个月中旬公布2016年的业绩报告。大宇造船在去年第三季度依然未能扭亏为盈,净亏损2382亿韩元。如果大规模赤字的状况持续,大宇造船将进一步失去市场信赖,其业务和交易都将受到负面影响。
  根据麦肯锡的评估,大宇造船是韩国三大船企中最危险的一家,预计2020年到期债务高达3.3万亿韩元(约29亿美元)。
  韩国最大的航运公司韩进海运刚刚破产,如今,韩国最大的造船集团大宇造船又将面临四月危机,韩国船舶行业真的是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