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欧与航运业的影响

早在2013年,英国航运协会就对英国退欧发出警告,称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将严重打击英国航运业:“英国航运业低调高效地海运国内95%的进出口货物,留在欧盟对于保持英国贸易的开放度以及构建国内商品、人员与欧洲乃至全球市场之间的桥梁至关重要。”
  观点一:变革中,英国将逐渐沦为“酱油族”
  作者: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法务与风险管理本部副总经理杨磊
  墨菲定律: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
  英国举行的脱欧公投结果,再次印证了这条著名的墨菲定律。既然英国脱欧已成事实,英国又是传统的世界航运中心,每个航运人最本能的反应,自然是:英国退欧对我会有什么影响?
  首先,对于从事中英之间货运的群体而言,虽然退欧会引发英镑贬值,对购买力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由于基数不大,影响有限;反倒是刚刚略有回升的中欧货运,受次影响是否会调头向下,值得密切关注。从长期看,英国退欧对欧、英双方而言毕竟是双输的格局,加上可能会有其他的连锁反应,欧亚航线接下来的货运量难以乐观。
  如果一个船东,在英国融过资,且合同的计价货币又是英镑,那么英国退欧对他而言可能是个好消息,英镑贬值至少在短期内可以让他偿债的压力轻松了不少。但是,英国退欧对于其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冲击,这不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只是一个时间快慢的问题。
  说起英国,还有航运保险、航运法律等一系列衍生服务业,这些行业在短期内还会延续惯性,但不会持久。这些行业高度依附于金融和实体企业,随着英国脱欧的实质性启动,航运实体和金融巨头就会与昔日的大英帝国渐行渐远。更何况,目前正处在航运物流行业重新洗牌,商业模式加速迭代,运输、保险等公约规则急剧重构的时代,英国作为老牌的“庄家”,在这场变革中,可能只能慢慢沦落为打酱油一族。
  英国退欧事件,对于航运界的朋友,我个人的劝告是:
  1、 最近操作跟英国有关的货物,可能会占用你更多的精力,甚至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休假。
  2、 如果你的资产负债表中有英镑的负债,恭喜你,那应该会让你的损益表更加好看。
  3、 如果你在英国有投资物流资产的计划,无论是码头、堆场、还是房产,可以考虑将这个计划适当地往后推一推。
  4、 如果你的欧洲总部设在英国,请尽快考虑选择在欧洲大陆的新址。
  5、 英国的海运保险,其实大部分是再保险,跟你的关系没有想象中的大。唯一可能还值得继续信赖的,可能是保赔协会。
  6、 虽然英国的学费听上去更便宜了,但千万不要送你的孩子到英国学习海商法,他/她今后可能很难靠这项专长吃饭。
  7、一个强大的欧盟是否对中国的大国复兴更有利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考虑的问题,航运圈的朋友更关心的是欧盟和英国是否还能保持强大的购买力。
  观点二:对国际航运业影响不大
  作者:上海海事大学教授徐剑华
  2016年全球金融市场最大的一只黑天鹅终于煽动了它巨大的翅膀:刚刚,死傲娇的英国通过公投的方式终结了跟死别扭的欧盟(及其前身)长达43年的婚姻!
  金融市场的动荡是短暂的,英国脱欧对世界贸易和航运业的中长期影响更值得考量。
  1、英国脱欧是对联合国一贯倡导的“贸易便利化”进程的重大打击。
  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及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一贯倡导和努力推进的“贸易便利化”进程遭遇重大挫折。
  英国退出欧盟将给英国同欧盟经贸、人员往来及双边关系带来巨大冲击,意味着英国需要重新与欧盟各成员国协商经贸合约。英国将失去欧盟成员国身份,退出关税同盟以及单一市场。
  欧洲一体化是人类迈向大同世界的一次伟大尝试。英国成功脱欧,意味着欧盟面临解体的巨大挑战。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国家举行脱欧公投,欧洲一体化进程遭遇重大挫折。世界经济一体化、全球化遭遇重大挫折带来的后果是世界贸易增长放缓,国际航运业的运输需求增长也随之放缓,运力过剩的困局将更加严重,航运业复苏的前景更加遥远。
  2、英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物流成本上升。
  一是英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贸易运输不再享受原来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关税优惠、国内运价和内贸货物的种种港口费率优惠。
  二是原来英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海上运输享受一国沿海运输权(cabotage)的保护,现在这种保护不复存在。比如,一艘挂英国国旗的船在从事英国-欧盟班轮航线经营时,在欧洲沿海不能捎带欧盟成员国内部的贸易集装箱货物,反之亦然。取消捎带将导致舱位利用率的下降和运输成本的上升。
  三是cabotage政策为了保护本国的造船业和航运业以及就业岗位,必然实行“国轮国造”政策,以及规定船员中的本国公民最低比例。类似这样的保护政策必然导致行业垄断,以及造船成本、航行成本和人力资源成本的成倍上涨,并进一步推高物流成本。
  3、伦敦的国际航运中心地位进一步衰落。
  失去了欧洲大陆航运业的支撑,伦敦的国际航运中心地位或将进一步衰落。在硬实力方面,从港口实体来说,以英国6000万人口的体量,本土腹地内的货运量需求同欧盟5亿人口相比微乎其微。英国的菲利克斯托、南安普顿和利物浦港的集装箱吞吐量中,相当大比重的货物是欧盟国家的中转运量。英国脱欧以后,其中一部分货物可能会在欧洲大陆寻求中转港,比如鹿特丹、汉堡、安特卫普和勒阿弗尔等港口。英国港口的吞吐量增速可能变缓。
  在海事法律与仲裁体系、保赔协会、船舶经纪、行业协会、海事咨询、出版与信息等软实力方面,伦敦历数百年来打造出来的实力首屈一指,无与伦比,在可预见的未来,优势不会旁落。但是英国脱欧可能逐步缩小伦敦同世界其他国际航运中心之间的差距。其中直接受益的是纽约国际航运中心,间接受益的包括东京、新加坡、香港、迪拜和上海等国际航运中心。
  从总体上来说,由于英国在世界经济、贸易和航运总量中所占的比重都比较小,所以英国脱欧对世界航运业的影响不大。
  最后,让我们祝福那个孤独前行的英国!
  观点三:伦敦航运服务业或面临挑战(略)
  观点四:航运业,英国“脱欧”不是事
  作者: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协研究院研究员谢燮
  英国脱欧被很多人士解读为“黑天鹅”事件,也即不曾预见到的重大事件。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预测,因为不确定性可能会给英国的投资、消费和就业造成破坏,“脱欧”可能会导致英国经济规模到2019年缩减5%以上。据英国工业联合会估计,到2020年,“脱欧”将给英国经济带来1000亿英镑(1英镑约合9元人民币)的损失,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1)。在此,笔者有一些不一样的观点与读者分享。
  首先,应当正确理解“脱欧”的“脱”。要知道“脱”并非“脱”得“一干二净”,或者“一丝不挂”。作为现代社会中的一员,英国“脱欧”仅仅是脱离了欧盟,而这种脱离并非与欧盟乃至世界的完全隔离,只是不如过往那么“严丝合缝”了。英国“脱欧”后的谈判与法律程序还需要两年时间,这期间要建立英国与欧盟的新型关系。英国需要欧洲,而欧洲同样离不开英国,长期之间的彼此融合不会因为“脱欧”就完全改变了。脱离了欧盟,英国仍然可以跟欧盟贸易,还可以跟欧盟成员国贸易,甚至可以以两两之间的双边贸易替代曾经的一体化,英国与欧盟乃至与各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壁垒也不见得一定会走高。欧盟成立的初衷,是构建一个资本、劳动力和商品自由流动的松散联盟。经济一体化的趋势不可逆转,尽管欧洲在政治一体化方面面临挫折。因此,对“脱”的理解,应当是“脱而不离”。
  其次,对世界经济会产生怎样影响。英国“脱欧”,有助于欧盟重新审视其过往的制度建设,促进其正视成员国之间的分化,并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用宽容和等待纵容那些不负责任的国家。欧元制度极大刺激了某些欧洲国家肆无忌惮地大搞福利,为政客骗取选民选票、捞取自己的政治利益大开方便之门。英国“脱欧”所引发的制度变革有利于形成一个健康的欧盟,有利于激励经济表现良好的经济体,有利于敦促那些只关注选民而不关注其他国家眼色的政客丧失投机的机会。从长期来看,健康的欧洲会对欧洲乃至世界经济产生正面影响。对英国来讲,英国本身的经济活力并没有因“脱欧”而产生实质变化,而且其与世界之间的联系还将继续,因此英国的经济也没有理由一蹶不振,英镑的短期贬值只不过是汇率市场“惊弓之鸟”情形下的过度反应。英镑贬值也是暂时的现象,其与欧元乃至美元,人民币的关系很难说会发生根本改变,没有脱离世界经济的英国没有道理衰退,因而也不应预期英镑会持续走弱,更不应幻想人民币在此过程中“坐收渔翁之利”。
  最后,会影响航运业吗?依据上述分析,英国“脱欧”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同时对世界贸易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因而也就谈不上对海运需求产生实质的影响。当然,在此过程中,伦敦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会逐步走弱,但那也不是来自于“脱欧”,世界航运中心东移已是不争的事实。至于英国与欧盟之间的海上运输曾经所享受的一国沿海运输权的保护会不会被取消,需要看英国接下来与欧盟的谈判而定,预计不会取消,因为这符合各方的利益。
  作为航运人,应该相信世界贸易便利化不会走倒退路。航运人现在更需要关注的,应该集中在:过量的供给如何应对需求的逆转?老化的供给如何适应需求的升级?外部环境固然是影响航运业绩的重要因素,把自身的事情做好,以转型升级和拥抱创新来应对市场中偶然出现的“黑天鹅”才是航运人最应有的态度,这才会有面临市场变动时“我自岿然不动”的从容。“雨旸时若,品物咸亨”,正是因为有市场的冷暖,才有万物的生机勃勃。对航运人来讲,英国“脱欧”不是事。
  (1)五问英国“脱欧”经济影响,中国水运报,2016年6月25日
  观点五:短时间内难改航运保险中心地位
  作者:伦敦船东互保协会何熠明
  近些天来,英国脱欧事件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炒得沸沸扬扬;就其影响所作的各类评论亦不时见诸于媒体。除去因为公投结果而造成的全球金融外汇市场的短期剧烈波动之外,英国脱欧事件对于航运保险领域的实质性影响在一定的时间内难有明显的端倪。
  从短期来看,英国脱欧事件本身并不会影响到航运保险领域的承保风险;但是,因为脱欧后所可能产生的贸易税收、金融监管政策等潜在问题会许会在一定的区域和范围内提升保险人的承保成本。同时,虽然我们难以量化其对于全球金融市场的负面冲击,但这肯定会在短期内影响到保险人的投资收益。
  从长远来看,英国脱欧事件对于伦敦全球航运保险中心的地位的冲击尚取决于英国在接下来2年间与欧盟诸国就一系列双边、多边金融、经贸和关税等协议的达成情况。毋庸置疑,把握伦敦金融城的英国精英阶层将不得不希冀于通过这些协议维持英国现有金融中心地位;但是,这或许会遭到来自他们的竞争对手的强大阻力。在此过程中以及之后,伦敦全球航运保险中心的地位是否会受到波及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能够传递到其上游的航运业实体,这还亟待时间的检验。
  观点六:对留英航运从业者不利
  作者:香港华光航业控股有限公司雷雨田
  个人观点,短期内英国航运相关专业服务业将受惠。以法律行业为例,香港的律师费一般以美金或者港币计价。6月24日早晨随着开票票箱的数字增多,脱欧趋势的更加明朗,英镑也应声急跌,盘中英镑对美金一度下跌百分之十。这意味着以英镑计价的专业服务费用都打了九折,无疑大大提高了英国本土海事海商、保险经纪、海损理算、咨询股价等服务行业的竞争力。当然,这个只是短期的效应,长远来看,专业服务的价格都可以在需求和专业品质之间得到一个平衡。相信很快香港市场或者伦敦市场专业服务费用会进行一定的调整。
  英国脱欧对于航运从业人员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利的消息。“劳工自由流动”(Free Movement of Workers)是欧盟给予欧盟公民在欧盟成员国之间自由选择工作和居住地点的法定权利。伦敦作为欧盟的金融和航运中心,吸引了大量的非英籍欧盟公民在英国居留和工作。英国脱欧之后,欧盟公民在英国工作的居留权还是一个未知数。英国本土的船东已经位数不多,专业服务的对象基本上是希腊、挪威、德国和丹麦德国客户。英国脱欧,这些非英籍的欧盟航运专业人士的去留也成了一个疑问,加之英镑对于欧元的贬值,他们留英工作的前景也产生了较大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