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复合型贸易融资典型案例分析

大宗商品贸易企业面临复杂的国内和国际经济环境,一方面,国内货币政策时紧时松,宏观经济政策随时调控;另一方面,国际上的大宗商品价格和汇率大幅波动、涨跌不定。大宗商品贸易企业需要灵活、低成本地利用商业银行授信或上下游企业的银行授信以促成大宗商品交易的实现,同时还要最大程度地规避利率、汇率和财务风险。此时,被动的传统贸易融资、供应链融资和结构性贸易融资已不能满足大宗商品的贸易融资需求,需要大宗商品企业根据自己大宗商品贸易的特点变被动为主动的使用复合型融资。
大宗商品复合型融资简介
所谓大宗商品贸易复合型融资是指大宗商品贸易企业根据公司经营的特点和治理结构的特点,以大宗商品贸易企业为核心积极主动地结合境内外金融机构和境内外平台公司以及供应链条上关联企业,综合运用多种理财和金融手段,以促成交易的达成以及融资成本和融资结构的最优化,大宗商品复合型融资中的事务常常伴随着理财、套期保值和套利的财务理念。
大宗商品的复合型融资正是把传统贸易融资、供应链融资、结构性融资等以银行为中心、以银行为主导的融资手段糅合为以企业为中心、以企业为主导的融资手段,变被动为主动,以大宗商品交易的达成并取得综合收益为最终目的。
大宗商品的复合型融资策略,需要高超的财务技巧,灵活运用多种贸易融资手段,需要糅合传统的贸易融资、供应链贸易融资和结构性贸易融资的各种手段和技巧,并且需要境内外金融机构和境内外分、子公司或关联公司的联动和协调。
复合型贸易融资策略,尤其适用于大宗商品的进出口贸易环节和一些特殊政策背景下的贸易往来。
【案例一】大宗商品出口背景下复合型贸易融资>>>>案例简介
某年10月,北京一家钢结构企业A公司承接了印度一家大型集团T公司的一项大型钢结构工程,需要加工、出口钢材上万吨,金额上千万美元,T公司按工程完工进度支付工程款分三次支付工程款,生产安装工期及收款周期6个月。A公司虽然具有钢结构工程的国际认证资质,但是财务指标不能达到商业银行的授信门槛。
>>>>方案设计
A公司通过各种关系找到S集团公司,该集团实力雄厚,其在深圳开设有贸易平台B公司,在香港开设的C公司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足够的银行授信额度,而且香港银行开证费用和流动资金融资成本也较深圳低廉。于是A公司把S集团公司作为关键企业,充分利用S集团的银行授信和S集团的贸易平台。于是双方经过谈判,并取得充分的信任,A公司给予S集团一定程度的让利,S集团答应通过其在深圳的贸易平台公司代为A公司进行国内原材料的采购,而其香港的C公司则代A公司为印度T公司签订销售合同,A公司负责钢结构的生产加工和出口,派人到印度进行安装,并对该工程的进度和质量负责。
>>>>具体操作
S集团的C公司代表A公司和印度的T公司签订钢结构安装协议,并指定由A公司的产品和A公司的技术人员安装施工。
S集团的C公司和A公司签订钢结构出口合同,结算方式为TT,并预付30%货款。
C公司将30%的预付款的美元外汇支付给A公司采购部分原材料,A公司立即结汇,并将剩余的70%合同款叙做远期汇率锁定,此措施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有利于美元外汇资产的保值。
S集团的C公司为同是S集团且注册在深圳的B公司做外保内贷,取得银行额度。
S集团的B公司和A公司签订剩余部分的原材料采购协议,协议规定A公司在收到货物4个月内付款,B公司从双方约定的原材料供应商处采购原材料并销售给A公司,结算方式为6个月银行承兑汇票。
A公司收到原材料后加工原材料并办理报关出口手续。
报关后,C公司支付剩余70%货款,A公司收到收,以锁定汇率办理结售汇核销手续。
取得核销单、报关单及采购增值税发票后办理有关出口退税手续,如有必要可以向银行申请出口退税融资及政府贴息。
支付B公司货款,B公司用来归还银行外保内贷的额度内的银行承兑汇票,如承兑汇票未到期,该笔资金还可以在境内银行做短期理财。
A公司派人到印度安装钢结构,按期按质完工,C公司收到货款。
>>>>融资效果
在该笔大宗商品贸易洽谈初期,处于供应链条中弱势地位的北京A公司的财务人员参与了业务谈判,并全程跟踪整个的业务流程,及时取得银行授信资金和境外低成本资金,在货币政策紧缩的背景下,满足了大宗商品贸易所需的流动资金,主营业务利润不高的情况下,取得了一定的财务收益,还促成了业务的达成。
【案例二】大宗商品进口背景下复合型贸易融资>>>>案例简介
某年5月,深圳大宗贸易企业K公司,认为铁矿石价格会上涨,于是拟从澳大利亚的G公司进口一船铁精矿,G公司要求以即期信用证结算,K公司暂时未取得铁矿石进口资质,其财务指标也不足以取得银行授信。
>>>>方案设计
K公司找到一家实力雄厚的注册地在香港的L公司,作为该次大宗商品贸易链条上的关键公司,L公司可以代理K公司向澳大利亚的G公司开出即期信用证来购买该批铁精矿,K公司又在国内找到一家具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F公司代理进口该批铁矿石。
>>>>具体操作
K公司和F公司签订铁矿石代理进口合同,并预定货款一年后F公司收到K公司的款项后再支付给香港的L公司。
K公司和L公司签订铁矿石采购合同,做出一定让利,并约定铁矿石澳大利亚的G公司,国内代理公司为F公司。
L公司根据和K公司指定的澳大利亚的G公司签订铁矿石采购合同,并开出即期信用证。
铁矿石单证到港后L公司交单议付,并办理银行押汇手续,将货物交由F公司办理报关进口手续。
F公司收取K公司关税部分资金(如有需要关税亦可通过银行融资),将货物报关进口,移交货权予K公司。
K公司销售货物,回笼资金,在付款到期前,闲置资金做流动资金使用或做短期理财,到期后支付给F公司。
F公司收到K公司货款,利用银行代付手段,支付给香港的L公司,并叙做NDF交易,取得代付收益。
L公司收到外汇后归还银行押汇款,该期间,K公司闲置资金的理财收益远大于香港银行的押汇融资成本。
>>>>融资效果
找到了贸易链条中的关键企业,不但解决了大宗商品铁矿石进口资质的问题,还为大宗商品的融资找到了载体,利用了境外的低息贷款和境内的低息外汇贷款,流动资金取得了固定期限的理财收益,还收获了人民币升值的好处,取得了非常好的综合财务收益。
【案例三】跨境人民币背景下复合型贸易融资>>>>案例简介
2014年3月,深圳A公司向香港B公司进口价值总金额为1000万美元的特种钢材货物。A公司在深圳某商业银行开立了一年期人民币信用证。A公司进口货物后销售给顺德C公司,C公司拟3-6个月的银行承兑汇票向A公司支付该批采购的货款,A公司确定90-180天货款能回笼货款,但由于香港B公司可在香港银行办理外币融资及NDF外汇理财组合业务,获取一定的收益,因此客户申请开立一年期远期人民币信用证。
>>>>融资方案及具体操作
基于银行跨境人民币远期信用证组合产品方案,A公司会同深圳某商业银行为其设计了如下融资方案:
B公司在香港银行申请并取得外币融资及NDF额度,并咨询香港银行融资利率及NDF价格。
A公司通过银行开立一年期跨境人民币远期信用证,受益人为香港B公司。
深圳银行收到香港银行所寄单据,经A公司确认承兑后深圳银行向香港银行发出承兑电文。
香港银行收到深圳银行承兑电文后为B公司发放外币贷款及安排NDF交易。
付款到期日,深圳银行履行信用证项下付款责任,香港银行收款后进行NDF交割,香港公司相应偿还其外币贷款。
>>>>融资效果
对深圳A公司而言,首先,在当时银行信贷规模紧张的情况下,取得新的融资渠道,而且比传统信贷业务的融资成本大大减少;其次,申请开立信用证业务,绕开了申请流动资金或直接授信的过高门槛;次,存入的部分或全部人民币保证金,还可取得人民币定期存款或理财收益,如以银行承兑汇票作为质押,不但减少保证金资金支出,还在贴现利率日渐上涨的情况下,省却了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息支出;
对香港B公司而言,作为信用证的受益人可以通过香港银行办理NDF等外汇理财组合业务,获得一定的理财收益;还可以在境外银行取得比境内融资成本更低的资金,节省了整个贸易链条的交易成本。
综合深圳、香港两地公司的开证、融资、理财过程,境内外A、B公司皆可取得利息收益、NDF理财收益,还可以较低利息取得融资,综合收益非常明显,促进了交易的达成。
案例总结
总之,复合型贸易融资就是在现有政策框架下,大宗商品贸易企业可以直接利用银行狭义信贷支持,也可以间接利用上下游企业的广义融资;可以利用境内的资金,也可以利用境外的资金;使用资金的主体可以是境内平台公司,也可以是境外平台公司;可以以贸易为主,套期保值为辅,也可以以套期保值为主,贸易为辅,以大宗商品的贸易达成、多方赢利为最终目的。
注:本文摘自银通智略报告